清空啦!武大人民医院东院区8个新冠肺炎病区腾空


2月中旬,云南农民开始给油菜喷洒农药防治虫害,这让蜂农们的处境雪上加霜。“不怪人家,我们要养家糊口,他们也是。”为了错开云南的农药喷洒期,刘忠华和同乡的蜂农每年会在2月10日前后返回湖北老家,也能让蜂群采食家乡刚刚开放的油菜花。但由于疫情期间村镇封锁道路,湖北又是重灾区,他们今年延迟了1个月才返程,损失惨重。

农业农村部近日发布的通知提及,各地要统筹利用产油大县奖励、优惠再贷款和延期还本付息等现有政策渠道,给予蜂农适当支持。同时加大金融机构贷款投放力度,解决蜂农复工复产流动资金不足问题。

山西临汾的贺福平也带着蜜蜂来到云南吕合镇春繁。夫妻两人每天早上7点一直忙活到晚上11点才休息。春节前,贺福平的蜜蜂从最初的180万只繁殖到了近300万只,看着自家蜂场中的热闹景象,他对今年的收成有了些底气。

每年9月至次年2月是蜜蜂的越冬期和春季繁殖期,也是喂养饲料的关键阶段。这段时间全国花期还未开始,蜜蜂没有天然食源,蜂农要用饲料把蜜蜂喂饱养壮,全年的收成才有初步保障。“养蜂就像打仗,粮草充足、兵强马壮,仗才能打得好。”刘忠华形容。

但长远来看,如何形成自我造血成为养蜂业可持续发展的关键。当地时间3月26日,美国财政部发布一则关于未来将加大对伊朗制裁力度的声明,宣布将对伊朗5个实体以及15名相关个人进行制裁。

由于今年在云南延误了行程,返乡前刘忠华就计划要在家乡呆到4月15日,让蜜蜂在下一次转场前吃饱肚子。不过,返乡过程的艰辛出乎预料。

这是刘忠华最困难的一年。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导致全国范围封村封路,他和蜜蜂困在云南长达一个月。饲料告急、蜜蜂接连死亡、下一场花期临近,蜂农们焦急不已。

为解决蜂农转场难等问题,3月12日,农业农村部发布《关于切实打通堵点促进养蜂业全面复工复产的紧急通知》,要求各地积极为蜂农转场创造条件,纠正个别县乡封村断路、一概劝返等做法,打通蜂农转场“最后一公里”。随后,多地也下发了相关通知。

贺福平原计划3月中旬按往年路线到湖北荆州采油菜花蜜,但联系当地村镇后发现,即使有健康证明,外地蜂农进村仍需先隔离,蜂场也无法事先安置。这样一来,就算到了蜜源地,也不能放蜂采蜜。“追一个花期只有3天时间,第4天就别去了,其他蜂场都到位了。隔离完14天,哪一趟都赶不上了。”

刘忠华是湖北荆州公安县的一名蜂农。去年12月20日,他和50户蜂农驾驶满载蜂箱的卡车,早早来到离家1500公里的云南南华县准备春繁。这是他们每年南北大迁徙中至关重要的第一站。如果顺利,刘忠华带来的265箱蜜蜂将在春繁期间扩张到6倍,为全年转场采蜜打下基础。